深圳市恒德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非洲猪瘟常态下带猪消毒利弊分析

发表时间:2020-10-11 11:26

自2018年8月非洲猪瘟(ASF)在我国首次确诊,对我国的养猪业造成重大创伤,许多养猪场心理恐慌,无所适从。在目前尚无疫苗的情况下,生物安全似乎成为防控非洲猪瘟唯一的措施。而消毒是生物安全措施最主要的内容之一,很多猪场将消毒作为猪场生产管理的重要工作,甚至将生物安全与消毒等同起来,其中每周3次或每天1次的带猪消毒已成为一些猪场的制度,成为常态。高频次的带猪消毒在防控非洲猪瘟中能发挥多大的作用?

非洲猪瘟病毒(ASFV)经过口和上呼吸道系统进入猪体,在鼻咽部或扁桃体发生感染,病毒迅速蔓延到下颌淋巴结,通过淋巴和血液遍布全身。因此,防控经口鼻途径感染的非洲猪瘟的四大关键措施是:通过生物安全措施堵截ASFV进入猪场;通过生物安全措施堵截ASFV接触猪体;通过保护口鼻黏膜屏障堵截 ASFV进入猪体内;通过平衡机体免疫功能,提高机体抵抗ASF能力。带猪消毒旨在通过杀灭猪舍环境中的 ASFV,以达到ASFV不进入猪只口鼻。那么,此目的能否实现?

保护口鼻黏膜屏障功能在防控非洲猪瘟中的作用

黏膜屏障由机械屏障、化学屏障、微生物屏障和免疫屏障共同组成,各自通过不同的分子调控机制、信号通路以及生物学功能相互结合共同保护机体屏障,共同抵御病原菌等有害物质的攻击,从而保护机体健康,是机体防御的重要屏障。

机械屏障由黏膜上皮细胞以及细胞间的紧密连接构成,共同阻止病原微生物穿透黏膜进入机体深部组织,是构成黏膜屏障的结构基础;化学屏障由具有一定弹性和黏性的表面液体组成,包括黏液层和浆液层,能够消灭入侵的病原微生物,阻止多种有害因子侵袭;黏膜表面时刻定居着一定数量和种类的微生物,这些微生物之间以及微生物和宿主之间相互作用形成动物机体稳定的微生态环境,形成了抵御病原微生物感染的微生物屏障,并参与维持黏膜免疫的稳态,发挥局部免疫功能;免疫屏障包括黏膜相关淋巴组织和弥散性淋巴组织,引发免疫应答,发挥生物学功能。因此,保护口鼻黏膜屏障对防控非洲猪瘟,特别是防控经口鼻途径感染非洲猪瘟的意义重大。

带猪消毒对口鼻黏膜屏障的影响

舍内有害气体、粉尘颗粒、病原微生物、过低的湿度、应激、消毒药刺激等均可导致动物黏膜损伤,破坏黏膜屏障功能,导致ASFV容易突破黏膜屏障进入扁桃体和下颌淋巴结而发病。在防控非洲猪瘟实践中,通过带猪消毒可以降低舍内有害气体和粉尘的含量,在干燥的环境中能提高一定的湿度,从而有利于减轻对黏膜的损伤。但带猪消毒引起的应激、消毒药本身的刺激性同时可能对黏膜造成损伤,而且湿度过高不利于ASFV的灭活。

带猪消毒是利用水泵的增压作用将消毒液雾化,使其均匀喷洒在舍内整个空间,达到舍内环境加湿降温、降低舍内病原微生物和粉尘含量,提高舍内空气质量,阻断疾病的传播和感染的一种方法。

带猪消毒本身就是一种应激,从水泵中喷出的雾滴大小不适宜或温度不恰当,对黏膜的损伤非常大。

带猪消毒一定要明确消毒的时机和频率,使用适合的消毒器具和正确的消毒方法,科学的消毒液配制,严格控制水质和消毒用水的温度控制等措施,以减少不良反应的产生。

带猪消毒应该高度重视消毒剂的选择,不可盲目地选择各种化学消毒剂经常性的带猪消毒。酸、碱类消毒剂(过氧乙酸等)对黏膜的破坏性较强,表面活性剂类消毒剂(季铵盐类等)会降低动物机体免疫能力,醛类消毒剂(如戊二醛等)对黏膜有强烈的刺激作用,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目前所有的化学消毒剂都会对猪体自身造成一定的损害,特别是对黏膜造成损伤,只是损害的程度有所不同。

带猪消毒对杀灭空气中ASFV的必要性

ASFV粒子的直径为175~215nm,在空气中能保持活性数日。急性感染期可通过呼吸道飞沫形成高浓度的气溶胶,通过直接接触和气溶胶传播。但病毒在气溶胶中的半衰期仅十几分钟,气溶胶中的病毒在较短时间内即丧失感染性。且气溶胶传播很缓慢,不存在通过空气发生远距离扩散的可能。

因此,在日常预防时,没有必要进行经常性的带猪消毒。如果猪场周边有疫情或有感染压力时,有必要通过一定频次的带猪消毒方式对空气中的ASFV进行杀灭。

另外,高频次使用化学消毒剂进行带猪消毒,是否会造成猪舍内菌群平衡紊乱,反而有利于病原微生物的生长繁殖,需要进一步的验证。所以,如果必须开展带猪消毒,可以考虑使用柠檬酸、益生菌等。

保护口鼻黏膜屏障的措施

通过加强饲养管理、及时清洁舍内卫生、合理控制猪舍内小气候环境、合理通风等措施,改善猪舍环境,保持猪舍内适宜的温度和湿度,降低猪舍内有害气体含量,降低对黏膜的损伤;

使用优质、新鲜、无刺激性的饲料,减轻对口腔黏膜的损伤;

使用磷酸氢钙、沸石等化学、物理除臭剂,降低舍内有害气体含量,降低对黏膜的损伤;

使用甘露寡糖、维生素A、益生菌等饲料添加剂,使用有机酸和有益菌含量高的优质发酵料,促进黏膜的发育和损伤的修复,增强黏膜免疫水平,筑牢口鼻黏膜生物屏障作用,从而阻止非洲猪瘟病毒进入免疫系统;

在饲粮中添加金银花、黄芪等中草药或植物提取物,提高动物的细胞修复能力,改善黏膜屏障。

消毒在生物安全措施中有着重要地位,带猪消毒已经成为许多规模化猪场防控非洲猪瘟常规的生物安全措施之一。带猪消毒的目的是为了减少猪舍环境中病原微生物的载量,减少猪群的发病率。

因此,一定要重新审视带猪消毒的真正意义,明确化学消毒剂长期应用是否会对猪群造成不利影响,在开展消毒工作中一定要经常评估消毒的有效性和副作用,避免浪费财力、物力、人力,甚至起到反作用。